羟氯喹—老药新说

时间:2020-03-30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3月30日电 肾内科 温雯 李月红)

  随着新冠病毒感染的爆发,一个熟悉的名字跳入公众的视野,那就是“羟氯喹”。多国科学家已经在体外和临床试验中证明了硫酸羟氯喹对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有效性,3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新闻简报会上表示,FDA已经批准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病毒感染,可与阿奇霉素合用。在此之前,羟氯喹已经被冠以诸多称谓:抗疟疾药、缓解病情抗风湿药、免疫调节药......如今又跻身抗击新冠的行列,令人不禁疑惑这是什么样的“灵丹妙药”?让我们扒一扒羟氯喹的前世今生。

  

1950年,羟氯喹首次被合成,在氯喹的基础上加入羟基后,药物的特性被保留,并减少了毒性。作为一种弱碱性分子,羟氯喹主要和细胞中酸性的溶酶体结合,通过抑制一系列免疫反应,起到调节免疫、治疗疾病的作用。因此,羟氯喹可以治疗许多疾病,主要分布在以下五大领域。
 

  领域一:疟疾等感染

  羟氯喹是众多周知的抗虐药。除了疟疾之外,有研究发现应用羟氯喹的自体免疫性疾病患者,患各类感染的几率显著降低。

  

  领域二:自体免疫性疾病

  羟氯喹用于治疗活动性类风湿关节炎,可以显著降低IL-1、IL-6的水平,并使患者血沉降低。此外,羟氯喹能通过多种途径抑制T淋巴细胞活性,是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SLE)的基础用药,对SLE的皮肤病变有良好的疗效。此外,羟氯喹也被应用于ANCA 相关小血管炎、过敏性紫癜、多发性大动脉炎、结节性多动脉炎等自体免疫性疾病。孕期应用羟氯喹依然是安全的,还可降低抗SSA/SSB抗体相关的胎儿心脏传导阻滞。它还具有抗肺纤维化的作用。

  

  领域三:肾脏疾病

  在肾脏病治疗领域羟氯喹并不陌生,有报道在IgA肾病中,羟氯喹显示出不错的应用前景。在急性肾损伤体外试验中,羟氯喹可降低血清肌酐水平,减少肾损伤分子-1的表达,提高肾小管细胞的存活率。此外,它还能降低巨噬细胞和中性粒细胞浸润、促炎细胞因子产生和 NLRP3 炎性小体活化,从而延缓肾损伤。

  领域四:心血管疾病

  研究发现羟氯喹对心血管有保护作用,可以降低抗磷脂综合征患者血栓形成的风险,并能调节血糖和血脂,对心血管事件有预防作用,机制与羟氯喹对炎症的抑制有关。

  

  

  领域五:肿瘤

  羟氯喹与传统抗肿瘤药物联合应用,可使肿瘤细胞对多种药物敏感,增强治疗活性。羟氯喹可以对肿瘤细胞和肿瘤微环境产生影响,对Toll样受体9、p53和自噬有抑制作用

  

看到这儿,让人不由得惊叹羟氯喹的无所不能,但它并不是适合所有涉及炎症的疾病。如在骨关节炎患者中没有发现羟氯喹有显著的疗效。羟氯喹也不是毫无风险,它对色素的亲和作用导致在视网膜的聚集,可能出现视网膜变性。这一副作用往往出现在长程大量应用羟氯喹的患者中,应该根据患者体重和病情,用最小剂量的药物治疗,定期检查眼底。遵从医嘱,合理用药才能把这个“抗疟药”发挥到极致。
 

  参考文献

  1. Schrezenmeier, E., Dörner, T. Mechanisms of action of hydroxychloroquine and chloroquine: implications for rheumatology. Nat Rev Rheumatol.2020, 16. 

  2. Deng-Ho Y, et al. Long-Term Hydroxychloroquine Therapy and risk of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in patients with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J. Clin. Med. 2019, 8.

  3. Tang, T et al. Hydroxychloroquine attenuates renal ischemia reperfusion injury by inhibiting cathepsin mediated nlrp3 inflammasome activation. Nephrology Dialysis Transplantation, 2017, 32(suppl_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