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息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动态 - 媒体报道
信息动态

《北京日报》报道我院支援佑安医院医疗队张振宇主任医师:“决不放弃任何一位患者!”

新闻链接:http://bjrb.bjd.com.cn/html/2020-05/05/content_12459877.htm?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发布时间:2020-5-5

张振宇(右)

  北京日报记者 刘欢

  “五一”节,张振宇终于和家人过上了团圆节。

  张振宇是清华长庚医院ICU主任医师。支援佑安医院救治新冠肺炎患者,完成任务隔离休整,他和家人分开了两个多月。

  虽然回到了家,但张振宇心里还是牵挂着病人。这两天,从佑安医院的医生那儿得知患者涂先生已经开始康复治疗,并能坐在床旁自己吃饭了,张振宇开心极了,“患者渐渐康复,所有辛苦都值了!”

  疫情袭来,医务人员驰援武汉。张振宇很早就写下请战书,“我的专业对口,呼吸道传染病后期一定会有一部分病人发展成危重症。”    

  2月15日下午,张振宇和同院两名护士接到紧急通知——当天下午6点前到达佑安医院,定点支援救治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

  当晚,张振宇就进了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病房。病房里所有患者生命垂危,完全靠各种机器维持生命,呼吸机、血滤机、ECMO、多种药物持续泵入、肠内肠外营养支持……全身大小粗细管路最多能有20多个。

  自此开始,张振宇与朝阳医院、天坛医院、安贞医院、北京肿瘤医院、佑安医院的医生们一起,日夜守护着病情危重的患者。

  在隔离病房里,张振宇几乎每天都在“倒时差”。医生们每个班6小时,8时至14时、14时至20时、20时至第二天凌晨2时、2时至8时,循环往复,“生物钟基本每天都是紊乱的,”张振宇说,“我们最怕自己病倒,帮不上忙反而拖累大家。”

  每天上岗前,张振宇一般会提前一个多小时出发,禁食禁水,为穿防护服留出足够时间。每天下班时,他离开病房的时间总是不断被延迟。几乎每次交接班时,张振宇他们都会为几名重症患者进行俯卧位操作——想办法让病人“趴过来”,进行俯卧位通气,让血氧饱和度好一些,同时利于痰液引流。给患者“翻身”一般需要十多位医护人员合力才能完成,每天6小时的工作时长不断被“抻长”。

  重症患者的病情随时都可能变化。只要进了病房,张振宇他们几乎不能坐下,目不转睛地盯着各种监护仪的面板,严密观察病人生命体征任何一点细微变化,以便及时处理可能出现的险情。

  每一次抢救,都是一场生死博弈。

  有一次,一台心电监护仪突然报警——一名91岁合并有冠心病的新冠肺炎患者,血压迅速下降,紧接着出现室颤。看到老人心跳已呈直线,张振宇立即开始心外按压。防护服厚重,体力迅速消耗,汗液捂在防护服里挥发不出去,很快,张振宇就感觉闷热难耐、呼吸困难……

  老人急需人工肺进行生命支持。可脉搏全无,如何进行血管穿刺?

  “心外按压能够刺激病人产生脉搏!”

  张振宇虽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但他咬牙坚持着,因为他清楚, 每一下标准的按压,都是生命的希望。

  一下一下按压……终于,另一位医疗队员(来自北京安贞医院)摸到老人的股动脉搏动,顺利穿刺,留置了VA-ECMO(静脉动脉ECMO)管路……这场艰苦的抢救,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老人恢复自主窦性心律,转危为安。    

  当天交班后吃晚饭,张振宇拿着筷子的手,一直抖个不停。体力透支,加之连续十几个小时水米未进,他出现了严重的低血糖症状。

  张振宇刚到佑安医院时,涂先生的四肢完全不能动。大家给他准备了一个“尖叫鸡”玩偶,告诉他有任何需求,就捏玩偶。“其实病房里有呼叫器,但我们希望借此来锻炼他的握力。”张振宇说。后来,病房里经常会响起“尖叫鸡”的“呼唤”。涂先生清醒时,为了帮他舒缓心情,张振宇还会在病房里播放一些相声、小品的广播节目。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照护下,涂先生病情一天天好转,第一个成功撤掉ECMO,顺利拔出了深静脉导管,停止持续肾脏替代治疗……他的意识也渐渐清楚,左手可以慢慢抬起来活动,还能少量吃一些粥等流食……

  接到撤离指令,张振宇离开佑安医院前的最后一个班,恰逢涂先生的60大寿。医护人员精心布置了病房、买来了生日蛋糕,为老人准备了红色帽子和围巾作为礼物。看着亲朋好友录制的祝福视频,涂先生尽管还说不了话,却一直努力点头,张振宇他们明白,这是涂先生在表示谢意。

  “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全新的病毒,人们对它的认识和理解还不充分。医生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撑住重症患者,等待奇迹发生。”张振宇说,“作为重症医学专业的医生,我们每天面对的都是处在死亡边缘的病人,他们和家人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了我们身上。我们一定会坚持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任何一位患者!”